Extension by best poker site the nr. 1 poker site.

黑夜(一):夜

列印

dark night

 

   去年中打開了一卷書:《夜》是諾貝爾和平奬(1986年)得主埃利.維賽爾(Elie Wiesel)的作品,記述他十五歲被投入奧斯維辛集中營第一夜之後人生的改變。他親眼目睹了自己的母親和可愛的小妹妹被活活扔進焚屍爐里…。看了三十多頁,我因心痛而止住了,如今每天仍放在床邊書桌上。黑暗壓迫得難以透氣!

  近日一位前來繪畫靈修的舊生,送上一本載有1941-1944年兒童畫作的書:《像自由一樣美麗-猶太人集中營遺存的身童畫作》,我歡喜閱讀,怎料又被卡住。因為第一部份是畫作背景:關於納粹和位於捷兄特萊津的猶太人集中營,讀了十多頁,我感觸到再讀下去令我傷心,便放下。那天晚上意識省察,感受自己的害怕及渴望,我向主求恩讓我讀下去,進入這黑暗,也進入對天父的不解和疑惑。之後幾天都接續閱讀。

   「這些孩子已經被生活中發生的一連串事情給嚇壞了。他們只有恐懼,卻忘記了什麼是快樂。…在一九四三年的夏天,有整整一火車的猶太孩子被運到特萊津。一共有一千二百個孩子,從六歲到十五歲。他們活像是一群饑餓的幽靈,在沖鋒隊的槍口下,…他們大多數都光著腳。他們仍然惊恐萬狀…他們都是從波蘭的比亞利斯多克集中營被轉送來的。沖鋒隊槍殺了他們的父母,…他們中的許多孩子由於斑疹傷寒,不久就死在特來津。剩下的也在六個星期之後,被轉送到奧斯威辛集中營殺害了。」(頁34)

  「在非常時期,在危險之中,有一些成年囚徒雖然對未來十分悲觀,不相信自己能支撐著活過這場災難,活到戰爭結束;他們和大家一樣,沉浸在失去親人家庭的痛苦之中,幾乎無力自拔。他們前景灰暗。可是,看到這些孩子,他們暫時放下自己的不幸,暫時忘記了飄蕩在自己頭上的死亡陰影。他們是誰?」(頁35)他們就是被囚禁在那裡的一流藝術家、音樂家、學者和教授。他們和孩子們在集中營相遇…。距離死亡不多於一至兩年的日子內,一群自身難保的絶望成人,為一群心靈受創的絶望孤兒做了一點點撫慰心靈的事。黑暗中一點微弱的光。

  雖然近日香港人受到很多或隱或現的恐嚇,我們的心時而也沉鬱,但是對比歷史上重大的戰禍,我們實在安全得多。這不是要我們逃避時代的挑戰,反而啟發我們與過去黑暗的日子相連,保守自己一旦進入黑暗也不失希望。

  第一次大戰結束,第一個新年,是喜慶嗎?昨天在香港神學院圖書館的「大師講道,講道大師」書架旁停住,隨手拿起神學家巴特(Karl Barth)年輕時的講章集:The Early Preaching of Karl Barth,吸引我的是宣講詩二十三篇的講章。我翻開發現標示宣講日期:1919年1月1日,正是大戰結束後的新年。他在戰爭中立國瑞士宣講的不是新年快樂,而是預視黑暗充滿世界,帶著憂心重壓迎向新年,短暫人生會在失望中消失。真正悔改和更新的生命不會徒然,因我們在基督裏,順服祂而活。神仍然在我們內心說話,是超越我們自己的智慧。(p.92-95)

misscheung

張慧玲小姐 (聖經及實用神學科專任講師)

 

 

Friday the 17th. Joomla templates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