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tension by best poker site the nr. 1 poker site.

教會論之下的人論 (林前12:12-27) 上集

列印

鄧瑞強博士 (神學及歷史科專任講師)

  啟蒙時期的大哲學家康德(Kant)在他的巨著《純粹理性批判》(Critique of Pure Reason)裡指出,他的哲學甚或是人類的哲學都是為了解決三大問題:一,「我能知道什麼?」二,「我應做什麼?」三,「我可以盼望什麼?」而這三大問題,又可以用一個終極問題去總括,或者說,是為了回應一個終極問題,這問題就是:「人是什麼?」

  「我能知道什麼?」這問題涉及形而上學及知識論。

  「我應做什麼?」這問題涉及倫理學。

  「我可以盼望什麼?」這問題涉及神學。

  就康德來說,這些問題之所以有意義,是因為這些問題反映人性。

  中國人說:「狗眼看人低」。若你眼中看到的人,都是低一點的,則可能反映你的人性裡,多少有一點狗性。我們認識到的世界,其實是反映我們的人性。知識論指向人性論。

  若你的倫理學的首要原則是「擊敗身邊所有人」,則多少反映你孤獨的人性,因為在你身邊的人,不是朋友,全是對手,而你每刻的思想,便是以千方百計使他們敗在你的腳下。倫理學揭露人性。

  若你的盼望是心想事成,而神是你心想事成的保證,則你的盼望反映了你的人性,你的人性是看自己為神。神學反映人性。

  人是什麼?這可能是一關鍵問題。

  弄不清人性,則帶來錯誤之知、錯誤之行、錯誤之期望。

  常言道,最怕是「看錯人」,或許,更怕的是「看錯了人性」。

  中國學者劉再復寫了一本書,書名叫《人論二十五種》,寫出千奇百怪的人性。書中討論的第一種人性,他名之為「傀儡人」。他寫道:「在表面上,高等傀儡人和真正的人已沒有差別,但在深層的精神面上,他們與真正的人仍有巨大的區別,這就是它沒有人之所以成為人所必需的獨立人格和表現這種人格的屬於自身的語言,即雖會說話,但不會說屬於自己的話。綜上所述,我們便可以知道所謂傀儡人,乃是被他人所操縱所掌握而沒有自己的靈魂和沒有自己的話語的人。」(中信出版社,2010年,頁4

  劉再復又講述一種「陰人」,所謂「陰人」,「也就是陽光世界下那種帶有鬼氣和鬼質的人」。「陰人在人鬼之間,是一種喪失生命激情的人。沒有血氣,沒有生命激情,萬物萬事都已看透,這也罷;但他們又偏偏不甘寂寞,仇視人間熱情。倘若看到同行或看到其他人取得什麼成就,他們一定要從背後放一冷箭,高明地給予中傷。」(頁116, 117

  劉再復刻劃出眾生怪相。這種刻劃,差不多就是書寫人間悲劇了。

  人性是什麼,不同思想家有不同說法。

  馬克思會說,根本沒有人類共通的人性。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是對立的,兩種階級分屬兩個黨。人只有黨性,黨性大於任何意義的人性。當無產階級被統治時,唯一的目標是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當無產階級取得統治權時,其唯一渴望是無產階級專政。「無產階級」與「非無產階級」,看來是沒有共通的人性的。

  我們習慣的人性論,是自由主義的人性論,這種人性論是以個體自由來定義的。自由主義的奠基人之一穆勒(John Stuart Mill)寫了本《論自由》(On Liberty),裡面講出一個關於自由的經典定義,穆勒說:「惟一名副其實的自由,是以我們自己的方式追求我們自己的善,只要我們不試圖剝奪別人的自由,或者妨礙他們獲得自由的努力。」(“The only freedom which deserves the name is that of pursuing our own good in our own way, so long as we do not attempt to deprive others of theirs, or impede their efforts to obtain it.”

  簡言之,人之為人,就是他有自由。他有自由追求自己的善,他有自由行自己的路,他有自由活自己想要的人生。只要不干涉別人,一個人是可以完全按自己的想法去運用自己的自由的。自由主義的人性,就是完全自由的個體。

  然而,只要你覺得自己的自由是最重要的,則你總會覺得其他人多少是你自由的限制。你想坐得鬆動一點,緊緊坐在你身旁的人,便限制了你的自由。你想在地鐵裡有多一點站立的空間,站在你身邊的人,便限制著你的自由。你想安靜一點睡覺,但別人看電視的自由便限制了你的自由。在墮胎的議題上,高舉自由的 “Pro- Choice” 陣營,強調母親的自由抉擇,若母親認為胎兒妨礙了她的自由,她便可選擇清除這障礙。在離婚的議題上,若一個人覺得身邊的人已變成負累,在高舉個體自由的原則下,則很難說服他維持婚姻。自由主義高舉個體自由,他人的價值,視乎這個他人是增加我的自由抑或弱化我的自由。若他增加我的自由,則他多少已變成我的僕役。若他弱化我的自由,則他是我必須清除的障礙。若個體自由是最高原則,則身邊的每個人都只會是潛在的競爭對手,很難肯定他人的價值。一個要求絕對自由的人,多是孤獨的。

  現在歐洲出現無數難民,若歐洲人每個人都只講個體自由,則沒有人能提出任何理由,要去接待難民的。純粹個體自由原則是不包含憐憫的。

  德國大量接收難民,德國人質疑,這會否令德國有過多的回教徒。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回應得好,她說:「我們不是有太多回教徒,而是有太少基督徒。我們太少討論基督教的人觀。」

  按默克爾的講法,拒絕難民,是遺忘了基督教對人的看法。

  每一種思想都有一種人觀。基督教是如何看待「人」的呢?

 

待續...

其他港師分享

 

 

Tuesday the 22nd. Joomla templates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