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tension by best poker site the nr. 1 poker site.

金權統治的《迷城》

列印

 

趙崇明博士 (神學及歷史科專任講師)

一向擅長拍刺激動作片,以《龍虎風雲》、《監獄風雲》、《學校風雲》為代表作的林嶺東導演,這回自編自導的《迷城》(Wild City),除了依舊保留他駕輕就熟的飛車、快艇、追逐、槍戰、爆炸、肉搏的火爆場面和剛烈暴力的風格之外,還多了一點「說」的味道。電影一開頭,主角郭天民(古天樂飾)便以獨白的方式點題:「我們都在忙一個問題─就是錢,錢是每一個人的生命動力,這個世界,甚麼都有價,包括人的青春、理想、良知、公義。」然後故事便徐,幾個角色人物,就在一次盲打誤撞的機緣巧合中,因為一箱涉及高官富二代的賄款,便將他的命運結連起來。

當人們要在這個狂暴的金錢城市裡掙扎求存,也許每個人就要有一個價,然後待價而沽,如此,生活上的一切便變成一場買賣。有人為錢殺人,有人為錢出賣愛情,有人為錢出賣公義,有人為錢出賣為官者的職責,將治理眾人之事的政治變為一盆生意。這些雖然只是電影中虛構的角色和情節,但其實每天都在現實的金錢世界中發生。然而,當價格(price)抵銷了一切價值(value)的時候,生命存在的各種意義就會逐一被淘空,剩下的就是一群迷亂的人,迷失並散落於這個狂暴的城市(Wild City)之中,每天只能靠賣身、賣命、賣醉來度日,就像電影裡的小雲(佟麗婭飾)、張黑(張孝全飾)和其他匪幫殺手一樣。不過一切有價可供買賣的,最終又只會變得愈來愈「賤」,就像可以拿來買賣的命,最終都是賤命。連耶穌也不能倖免,他的命也有一個價可供買賣,也只值三十塊錢的賤命。人性的墮落和悲涼真的莫過於此,難怪聖經早已警告世人:「貪財是萬惡之根

在被金錢弄得狂暴的世界裡,人命是卑賤的。要生命不賤,要反映生命無價,就要拒絕再以價格來衡量生命,然後重尋生命的真正價值和意義應歸依何處。

在金權統治的《迷城》之中「家」就是劇中人物念念不忘的生命歸依之處。小雲離鄉別井來到香港,無非都只是想找個真心愛自己、願意一生照顧自己的人,建立屬於自己的家。豈料事與願違,不但被貪錢的男友出賣,更惹來殺身之禍,在逃命的日子裡,她更想回家,深深思念青島家中的父母。天民的家庭觀念更重,為盡孝道之義,手足之情,不惜犧牲自己當警察的理想,也要給貪錢犯法的弟弟少聰(余文樂飾)一條「生路」,亦為了拯救被匪徒擄為人質的母親而身犯險境跟匪幫搏鬥周旋。就算是冷血殘暴的台灣匪幫殺張黑,也有一刻思念老家和回家的心願,他向匪幫首領表達:「老哥,事情辦好了,我們回家。」首領答道:「回家,台灣還是大陸?我們家在道上,家是有親人的,你有嗎?」人想歸家,只因無家可歸,惟有在黑道上繼泊,不由自主地只在這條通往死胡同的不歸路上走下去。縱然如此,匪幫首領仍說:「我就是你的家。」就算無親無故,手足之間的有情有義,也足以彌補。亦因如此,張黑誓要為死去的老哥報仇,這回只為情義,卻絕不為金錢而賣命。親情、愛情、友情,固然使人念念不忘,小雲離港前,也深深表達了對香港的懷念,完全在於天民、少聰兩兄弟的義重情深,他們二人成為她在香港最美好的回憶。只要人間有情,而情義又是無價,因此若能將生命安頓於此,就能朗現生命的真正價值和意義。

在《迷城》的故事裡,人世間的情愛,固然成為念念不忘的回憶。不過,「別讓昨天的悲傷,浪費今天的眼淚」這句對白,亦不只一次出現在電影裡面,似乎已經隱隱點出,別讓傷心的回憶牢牢記在心頭。何況在電影末段的情節裡,更透過三位主角的口,清楚帶出「忘記」的主題,少聰:「一飲忘憂」;小雲:「一醉忘情」;天民更以「忘我」二字作為全套電影的總結。在花天酒地、金權世界裡賣醉的人,也許可以片刻忘憂與忘情,卻始終無法擺脫各種紙醉金迷生活中的情欲枷鎖。惟有對別人真正能付出「忘我」的情義,才能找到生命最大的價值與意義。

從電影藝術的角度而言,也許《迷城》的敗筆,在於它作為一套暴力動作片,卻用了一些文藝腔較重的對白來「說」,既把道理講得太白、太直接,不夠含蓄;同時又給觀眾一種不合動作片風格的兀突感覺。儘管如此,它要說的教,講的理,確實又值得人們三思。

 

其他港師分享

Saturday the 20th. Joomla templates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