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tension by best poker site the nr. 1 poker site.

<閱讀與靈修>

列印

                                                                                  

鄧瑞強博士 (神學及歷史科專任講師)

  早前學院有一天「靈修日」,主題是「閱讀與靈修」,我分享了如下的信息。

  傅士德的《屬靈操練禮讚》這本書是這樣開始的:「我們這個時代的禍因是淺薄。事事尋求立時的滿足乃是一個基本的屬靈問題。今天最迫切的需要不是要有大量聰明能幹的人,或者大有恩賜的人,乃是有深度的人。」

  宋代黃庭堅說:「士大夫三日不讀書,則義理不交於胸中,對鏡覺面目可憎,向人亦語言無味。」

  有一篇論文[Mark A. Pike: “ ‘Well-being’ through Reading: Drawing upon Literature and Literacy in Spiritual Educatio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hildren’s Spirituality Vol.9 No.2 (August 2004): 155-162.]提示了我如下觀點:

  現代人越來越視閱讀為「技術」,忽略了閱讀是一「藝術」。

  技術,是處理物件的、物質的,可以量化的。藝術,是揭露真理的、開啟意義世界的,不可以量化的。技術,是為了doing。藝術,是為了being

  講求doing的人,賺到錢。講求being的人,賺到豐盛的人生。講求doing的人,閱讀書本好像閱讀practical grammer,找出正確運用文字的方程式,能寫出一封沒有錯處的求職信。講求being的人,閱讀書本好像閱讀詩章,他發掘到新的意義世界,他的文章看來不合文法,但很像詩。

  視閱讀為「技術」,教人客觀,但越來越無情感,了無生氣。視閱讀為「藝術」,教人越來越愛這個充滿生機的世界,越來越投入生活。技術,使人在閱讀中得到很多抽象的概念。藝術,使人在閱讀中聆聽天父的呼聲。

  馬大和馬利亞的故事,正好代表兩種閱讀態度。耶穌是「道」,是被閱讀的文本。馬大,以doing的態度去閱讀耶穌,她「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馬利亞,以being的態度接近耶穌,她being with Jesus。馬大的態度,是很多同學的態度,對著一個文本,思念煩擾,想得到很多東西,卻又太忙亂不知所措。馬利亞好像一事無成,卻真正進入文本,明白當中的道理。

  我想起一個小故事,是戴邁樂(Anthony de Mello)在《The Song of the Bird》裡說的:

  「當你看一棵樹而見到一棵樹,則你沒有見到一棵樹。當你看一棵樹而見到一個神蹟時,則你終於看見了。」(“If you look at a tree and see a tree, you have really not seen the tree. When you look at the tree and see a miracle—then, at last, you have seen!”

  那些視閱讀為「技術」的人,重視物質,重視客觀,重視對事物的控制,看樹為樹。但那些視閱讀為「藝術」的人,尋求意義,重視生命的投入,他看到樹的超越意義,他看到一個多於物質的世界。

  另一篇論文[Stephanie Paulsell, “The Inscribed Heart: a Spirituality of Intellectual Work: Reading as a Spiritual Practice,” Lexington Theological Quarterly 36 no 3 (Fall 2001): 139-154.]從另一角度提示我閱讀與靈修的關係。

  閱讀,能助人建立一種品性人格,而最基本的,就是強化人的「注意力」。

  「注意力」是什麼?

  「注意力」是耐心地向我們身外的東西開放的能耐。

  當我們閱讀時,我們必須專注於一種異於我們習慣的東西,如:另一種語言、文法、觀念、用字。你若不能專注於這些異於你的東西,你怎能專注於他人,甚或那全然不同的神?

  這種「注意力」,就是幫助我們從自我走出去,走去看看我們身外的世界。心靈空間的擴闊,在於你能勇敢地面對你不熟悉的事物,在於你能耐心地聆聽與你同同的他者的語言,在於你能放下你自己習用的思維。

  真正的閱讀,就像耐心地聆聽一個從遠處而來的異鄉人講話一樣。你要聽進他的話,你必須調整心靈的方向,不是向自己內心尋找熟悉的東西,而要向外的認識陌生的世界。走向他人,與他真正對話。閱讀造就一種心靈的開放。

  心靈閉塞的人,他看來看去的世界,都只是他自己的世界;他聽來聽去的聲音,都只是他自己的聲音。

  心靈開啟了,才能容得下他者。容得下他者,你才能真正明白他人的需要,也明白神的心意。這樣的人,才能為他人祈禱,才能以神的心意為他人禱告。

  閱讀,其實也可以是很政治性的。

  想想,最獨裁的政府,對社會最大的一種控制,就是不准人讀書,或者,只讀審查過的書。為何獨裁政府這麼怕人閱讀,因為閱讀開啟了人心靈的眼睛和耳朵。這眼睛看到一個異於獨裁體制的他異世界,這耳朵聆聽到人類的呼喚、上帝的召命。一個心靈自由的人,對不想人獲得自由的獨裁體制,構成莫大威脅。

  真正的閱讀,從來不是「象牙塔」裡的事,正所謂:「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

  總括以上所說,閱讀有不同態度,「技術」性的閱讀,叫人物化。「藝術」性的閱讀,叫人聖化。閱讀不單陶冶性情,更改變人的本性。真正的閱讀,叫人從自我與自私的世界中走出來,去認識一個異於自己的奇異世界的真相。當然,這個奇異世界的終極真相,便是神的真相。

 

其他港師分享

Wednesday the 25th. Joomla templates 2.5.